第三十六章(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时为正统十四年九月,郕王朱祁钰即位称帝,以次年为景泰元年,遥尊尚身陷瓦剌的正统为太上皇。

群臣联请景泰登基,一方面安定社稷,一方面也是以此对抗瓦剌,使得瓦剌无法挟持正统皇帝做诸般要胁。景泰再三谦让,终於还是坐上了皇位。

这原本是他哥哥的皇位,如今天下移手,龙袍转披,景泰暗喜之余,却也有点七上八下。

只因瓦剌铁骑盘桓边疆,余威尚在,正统本是瓦剌太师也先手中的王牌,奇货可居,现在明朝立了景泰为帝,也先已无可要胁,却难保不会挥军硬攻。这个边关大患一日不解决,景泰坐这皇位,便一日不安心。

文渊和小慕容赶往京城,也是一样不安心,却是担心龙驭清的动向平静得离奇,实在大不寻常。两人到了京城,再次潜入皇宫禁苑,意图一探究竟。虽是两人同行,但文渊武功已深,小慕容心细机灵,潜行大内,丝毫不露形迹,来去自若,竟是无人察觉。

可是任凭他两四下暗探,到处偷听,却是没有人谈起关於龙驭清、皇陵派的事来。两人无奈之下,悻悻然出了皇城。

小慕容叹道:“不成,不成,这么探下去,半点头绪也没有。”文渊道:“皇陵派的大本营,除了皇城,还有天寿山陵寝。长陵地宫迂回如迷宫,进去探消息太难,否则最好的法子,倒是往长陵去。”小慕容摇摇手,道:“就是太危险,犯不着身入险地。”

她低头思索一阵,忽道:“天天来京城、进皇宫,那也太累人啦。那些云霄派的姑娘们,不是都住在京城吗?不如找她们帮忙,多帮我们打听打听。”文渊道:“韩姑娘请我照顾她们,我没能应允,如今反要去麻烦她们,有点过意不去。”

小慕容笑道:“这么说来,不如你当时就答应,当了东宗掌门,这时候不就平白多了一票人手?”

文渊一笑,正要回话,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人叫道:“文师弟,文师弟!”

文渊和小慕容回头去看,只见一个长衫青年走来,腰系长剑,神采昂扬,却是久久不见的韩熙。文渊甚感惊奇,迎上前去,拱手笑道:“韩师兄,好久不见。”

韩熙拱手回礼,说道:“当日一别之后,听说龙驭清率众围攻客栈,幸喜师弟无恙。任师叔、向师弟如何?现下可都安好?”文渊道:“当时都已突围而出,之后任师叔自行走了。前些日子,我还和向师兄见过面,大家都平安无事。”

韩熙微笑道:“这就好了。文师弟,这几天家父正在找你,在此碰面,真是再好不过。”文渊道:“韩师伯找我?他老人家在哪里?”韩熙道:“我们最近忙於探访皇陵派的动向,需得住在京城,为了避过皇陵派的眼线,家父和我借住一位大人物府上。这些天来,也查到了一桩要紧事。文师弟,事不宜迟,你我这就回去,家父自有吩咐。”

文渊朝小慕容一望。小慕容笑道:“去啊,去啊,怎么不去?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有线索,线索送上门来难道还不要?”文渊微微一笑,向韩熙道:“那么烦劳师兄带路了。”

韩熙领着两人,一路走着,来到了一座四合院前。文渊瞧那门户,只觉得有些熟悉,却记不起在何时看过。三人过了天井,走进主厅,厅上正有两人对坐交谈,一人便是韩虚清。另一人也是中年人,文渊一看那人面貌,登时一阵惊讶:“是于谦?啊,是了,我刚到京城来时,曾跟踪邵飞来此,难怪我觉得这房子眼熟。”

当日文渊来此,于谦职居兵部左侍郎,此时则是官拜兵部尚书,掌握重权,身负社稷安危的重任,为当朝所倚重。只是于谦秉性刚直,朝中难免有人闲言闲语,暗暗忌恨。惟幸景泰深知于谦才干,为了抵挡瓦剌,依然极力起用于谦,排除众议,让他得展所长。

文渊听韩熙口称“大人物”,只道是哪一位江湖高人,绝对料想不到会是朝廷重臣于谦,不免大为讶异。

于谦和韩虚清见三人来到,都站起身来。韩熙道:“爹,我在路上遇见了文师弟和慕容姑娘,把他们带来了。”韩虚清点头上前,神色甚是欣喜,拍拍文渊的肩,道:“好,渊儿,你这些时日里做的事,师伯也有所耳闻。

你破了夺香宴,振了我名门正派的声威,很好,很好,这正是侠义道的精神。”

文渊道:“多谢师伯称赞。”

韩虚清引着文渊见过于谦,道:“渊儿,这位是当今兵部尚书,于谦于大人,快来见过了。”文渊上前行礼,于谦随即还礼,道:“文公子不必客气。”韩虚清再介绍小慕容,小慕容却不行礼,只是悠哉悠哉地站在一旁。

众人入座,韩虚清问了文渊近况,文渊据实以答。于谦虽非江湖中人,却也凝神听着。当文渊说到寇非天告知他龙驭清有意谋反、之后在京城多方调查的部分,韩虚清格外留神,道:“可有查到什么消息?”文渊道:“惭愧,至今尚未查得蛛丝马迹。”韩虚清道:“皇陵派行事机密,这也难怪。我和熙儿也听得风声,龙驭清有所图谋,是以特来和于大人共商对策。”

文渊望向于谦,见他虽然神色平和,但是目光凛然,不怒自威,虽是文人,气度却是令人慑服,不由得心里微微一震。只听韩虚清续道:“皇陵派势力庞大,单凭江湖规矩对付,不能竟全功。要翦除龙驭清在宫中的同党,这就必须借重于大人的帮忙了。”

这话说完,便听一旁小慕容笑了起来,道:“好得很啊,韩前辈,你是武林名师,德高望重,于大人是兵部尚书,位高权重,你们两位联手起来,怕什么皇陵派呀?”韩虚清微笑不语,似乎没有听见。

于谦缓缓开口,说道:“韩先生,就你所言,日前龙驭清准备趁着国无长君,会同靖威王赵廷瑞,起兵谋逆,兵械器用,已在天寿山各陵寝地宫中备齐。如此关外有瓦剌觊觎,成内忧外患之局,极其险恶。我得知之后,会同各部尚书和几位同僚研讨对策,奏请太皇太后,推戴了当今皇上,总算是抢在龙驭清之前,先使他师出无名,难以起事。”说着目光一扫,逐一望过四人,说道:“可是龙驭清是否当真有意谋反,并没有证据。太上皇回归无期,此举也是势所必然,并非针对龙驭清所为。”

韩虚清微笑道:“于大人身居重职,自当深谋远虑,行事慎重,和我们江湖人士不同。但是龙驭清个性阴狠,于大人树大招风,需得小心他暗中报复。”接着面朝文渊,说道:“渊儿,今日师伯找你,不为别的,是要你在于大人这里住上一阵子。”文渊道:“这是为何?”

韩虚清道:“当今朝野,数于大人权位最高,才干出众,推举新皇,又碍住了他的图谋,我担心龙驭清心怀忌恨,暗中谋害。我和熙儿要佈局对付龙驭清,无法久留於此本来四天之前,已该动身,只是大局未定,须防龙驭清暗算于大人,这才耽搁下了。如今你来了,正好可以担此重任,也可趁此良机,和于大人多多请教,明白了当朝情势,方能与皇陵派抗衡。”

文渊一听,不禁心中为难,暗道:“若我孑然一身,留下自然不妨,但是紫缘、赵姑娘她们呢?总不能将她们留置在外?若是一并带来,这么多姑娘家,又未免不妥。”当下犹豫不决,并未回答。

于谦见他不说话,便道:“那龙驭清若是动武来犯,那便是谋逆明证,反而可以藉机将他正法。文公子不必勉强,于谦生死安危,自有天命。”文渊连忙道:“于大人,您误会了,事关重大,晚生绝不敢置身事外。只是晚生这次来到京城,另有带着几位同伴,倘若带来府上,怕会麻烦大人。”

于谦一听,微微一笑,道:“这不要紧,有什么人,带来便是。敝处虽然不大,并非容不下人。”文渊见他不在意,当即拱手道:“多谢大人,那么就打扰几天了。”

韩虚清道:“如此便好了。于大人,我已耽搁了几日,不能留了,此后事情,你可委託我这位师侄。渊儿,你务必听于大人吩咐,社稷攸关,万万不可任意行事。”文渊道:“仅遵师伯教诲。”小慕容笑道:“我不是你的师姪女,任意行事,你就管不着了吧?”

韩虚清望了小慕容一眼,淡淡地道:“渊儿,师伯过去劝你自重,如今仍是这么劝你。你年纪轻轻,莫要误入歧途。”说着向于谦告辞,带了韩熙,迳自走了。小慕容只在他身后做个鬼脸,漫不在乎。

文渊皱眉道:“小茵,你这样没大没小……”小慕容笑道:“哎呀,你要管我?”文渊苦笑道:“我怎么管得了你?只是在人家面前,别这么淘气。”小慕容扬扬眉,笑道:“对不起啊,我就是学不乖!”文渊摇头苦笑。

于谦吩咐下人收拾房间,空出来给文渊、小慕容,又道:“文公子同行之人,现在所在何处?”文渊把赵婉雁的屋子所在简单说了。于谦道:“时辰已晚,现在出城,赶不及回来。两位今晚便先在此过一宿,明日再回去述说,两位意下如何?”文渊道:“也好。”小慕容却道:“不好!”

文渊侧头道:“怎么?”小慕容道:“你连着两晚不回去,华家妹子定要不高兴。而且单凭妹子一人,万一出了差池,也护不了紫缘姐、赵姑娘她们三人啊。

我说,今晚你先回去,我住这里。”文渊一听,不禁错愕,道:“你前面说的很是,最后这两句就不对了。我怎能让你独自留下?还是你回去,明天带紫缘她们过来罢。”

小慕容摇手笑道:“我前面既然说对了,后面当然也跟着对!要是我回去,华家妹子还是看不到你啊,明天她一过来,肯定跟你没完没了。我留在这儿,于大人总是有人保护啦。”

文渊知道自己说不过她,无可奈何,只得向于谦道:“于大人,那么晚生明日再来。这位慕容姑娘,江湖上大大有名,定可保护大人周全。”于谦道:“无妨。”文渊便即先行离去。小慕容笑吟吟地送他出门,心里却打着另一个主意,有意无意地摸了摸怀中的短剑。

这边文渊正在离京的路上,那头华瑄已经生起闷气来。白日里文渊回来时,她正好不在,在她和小枫回屋子之前,文渊又已和小慕容匆匆赶往京城。她一整天见不到师兄,心里不禁气恼,向一旁的紫缘抱怨:“紫缘姐姐,文师兄太不像话了!”

紫缘手里拿着一方锦帕,正在刺绣,听她一说,便抬起头来,道:“怎么啦?”

华瑄道:“你看啊,他昨天出去,一个晚上没回来,今天才回来一下,又跑出去!”

紫缘微笑道:“人家有正事要办,也不能要他一天到晚陪着我们啊。”

华瑄噘起小嘴,低声道:“什么正事嘛,谁当皇帝,还不都是这么个样,又要大惊小怪了?”她坐到一旁,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无聊地嘟囔着:“文师兄不在,慕容姐姐也不在,无聊死了……”

紫缘见她没事可做,便道:“瑄妹,你别净喊无聊,真闲着发慌,要不要学学刺绣?”华瑄兜过头来,怔怔地道:“刺绣?”紫缘微笑道:“是啊,刺绣。”

说着扬了扬手中的绣花针,道:“十几岁的姑娘,该学着做点女红吧?”她们相处多时,平日闲话之中,紫缘知道华瑄不懂女红,这时便想要教教她。

华瑄禁不住好奇,在紫缘身边坐下。紫缘放下手帕,拿了块布料,示范了几样简单的绣法。华瑄聚精会神地看着,也拿了针线来试试。也是奇怪,同样一根绣花针,紫缘绣出来的样式漂漂亮亮,在华瑄用起来就全不是那么回事,只绣了一会儿,华瑄已经弄得满头大汗,针头线乱了个难分难解。

这时赵婉雁正好过来,见两人正在刺绣,探头来看,见了紫缘绣的手帕,花鸟精巧,栩栩如生,登时笑道:“紫缘姑娘,你这手巾绣得真好。”紫缘微笑道:“谢谢。”华瑄却不等赵婉雁来看,赶紧丢了针线,小手乱揉,把一块布揉了个团,藏着不给她看。

赵婉雁一怔,笑道:“华姑娘,让我看一下嘛。”华瑄小脸胀红,拨浪鼓似地不住摇头,把那布团藏在怀中,道:“不要,我绣得不好看。”赵婉雁微笑道:“看看而已,我又不会笑你,我自己也不太会绣呢。”华瑄眼珠朝她瞄了瞄,又瞧瞧紫缘,迟疑一阵,很为难地打开手掌。赵婉雁拿了布团,打开来看,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泛起一丝苦笑。

华瑄见她这样反应,登时跳了起来,急着叫道:“赵姐姐,你说不笑我的!”

赵婉雁掩嘴笑道:“好好,我……我可没笑。”紫缘微笑道:“瑄妹从没练过刺绣,以后就会进步啦。”

赵婉雁拿着那布端详半晌,弯腰拿在华瑄面前,指点着道:“你这是斜绣针法跟接针法并用,是绣双面的,可能难了一点。哪,你看,这边线头跑出来了,就是没有绣好,应该要这么下针,这样出来……”

她一边说,一边持针绣了起来,纤纤玉指,奇巧无比,将那针线使得从心所欲。紫缘忍不住轻声赞叹,笑道:“赵姑娘,你说我绣得好,我可说你绣得更好了。”华瑄看得目瞪口呆,道:“赵姐姐,你这叫不太会绣?那怎样才叫会绣?”

赵婉雁有点不好意思,道:“我这怎么行呢,真正厉害的人,用针绣出来的啊,比用笔画出来、写出来的还要精细呢。华姑娘,你先学平绣针法好了,这个比较容易,算是基础。”

说着,赵婉雁便教华瑄如何穿针引线,把那平绣针法示范出来。紫缘却见天色不早,先同小枫去准备晚饭菜餚,不刺绣了。赵婉雁教了一阵,华瑄学得一头雾水,跟父亲学了好几年功夫,样样是精深奥妙,可也从没这样头痛过。

就在这时,忽听啪地一声,小白虎从窗外跳了进来,落在一张破茶几上,跳下地来,前脚后脚地窜到三女脚边,呜呜地叫。赵婉雁放下针线,抱起小白虎,微笑道:“大概是这样了,你先练着看看吧,我进去一下,一会儿就出来。”便抱着小白虎,进房去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