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后来出了些大事。

事件一:圣女学院新流行,骑着扫帚飞行,原型便是模仿米蕾尼娅幸福地骑着城堡钟楼的英姿,她们在扫帚上刻画钟楼的图案,在柄上悬挂一枚小铃铛代替大钟。而天使们拉着钟楼的瞬间也成了永恒,艺术家们只想用他们的才华再现那个画面……

事件二:人们打算在火山的遗迹上重建一座城,以诺新城,不过没有白玉圣城了,只有骑士的沙丘,就已经足够。失去了白玉圣城,教会已经不再拥有行政权利,国王接管全部的法院和军事学院,魔法学院和军团也由全国统一管理,而平稳地做出这个决定并且决定光神教会的未来,除了圣女米蕾尼娅的凝聚力外,还多亏了一个人死而复活,才使得达成共识水到渠成……

事件三:教皇对国王哈马斯说:“我没死#涵说我死了!本来以为会被活埋,女神救了我一命,听到我的祈祷声了……我们之间的想法不妨都说出来。”

于是魔法学院就暂时停止招生了,皇家法令规定:除了少数者和特许情况之外,不得任意使用战斗魔法,日常魔法也受到限制使用。目的是让魔法元素复苏,让光神普休斯重新恢复力量。凡是违反者都被视为异教徒,将遭到严厉的惩罚。

事件四:利诺一家因为无家可归跑到玫瑰郡做客,年特给了他大房子。半夜的时候,有人敲门,利诺老爹打开门,看到一个骷髅手里拿着帽子行礼。

亡灵马车夫:“您好,又见面了。我带来客人还给您,好远的路哪……”

然后美莲小姐容光焕发就骑着年特的爱马华莎出现,说是蔻蔻玛莲给她调理了好长时间,因为年特刚出事时去利诺老爹家借马见过蔻蔻,所以认识。利诺老爹又见亡灵马车夫受惊过度,大病一场。

事件五:教皇穿着便服抱着酒瓶倒在路边的柳树下。

首先是一个洒着香水的神官,穿着毛料子的衣衫,脖子上挂着圣像。他捏着鼻子绕了过去,口里嘟囔着:“死醉鬼!”

教皇很想跳起来破口大骂,革去他的教籍,但是年特远远向他打手势,所以他依旧保持原姿势不动。

一个胖子嘟囔着走过来:“肥羊……破破烂烂的,不怎么肥啊。不过没关系,羊过拔毛,带你去泡个澡,睡一觉,只收你十块钱。你也不知道有没有十块钱……你怎么这么沉哪?我可不会魔法。妈的,你有没有见过天底下最好的人?我古古神官就是天下最好的人!”

事件六:地狱深处。

蔻蔻玛莲似乎被推上了审判席,穿着惹火的紧身皮衣,火红的头发梳成漂亮的发髻,两个魔女即使在审判席也寸步不离地侍奉着。在恶魔之王的面前,路西笛控诉着她的罪状:“在我们为大王浴血奋战的时候,这个女人在哪里?她……”

恶魔之王拜德:“这个女人在把我从新封印的底下拖出来,多亏蔻蔻玛莲发现了白玉圣城下的新封印,及时助我逃脱。在地面杀几个骑士有什么用?还是蔻蔻最机警。”

“啊?怎么……”路西笛大叫,“但是她没有丝毫尽到她的责任,她本来约定负责攻破南方门户,她的兵力最强,但是她根本没有出兵,她根本就是和人类私通!”

恶魔之王拜德:“那是什么作战啊,路西笛,你这蠢材,和拜里安格一样只有一点儿小聪明。打草惊蛇不说,还差点儿把精锐部队葬送干净。你也看到了,深入人类内部的后果,人类的力量远比你们估计的强大,蔻蔻玛莲不把黑暗骑士全投进去是明智的。拜里安格已经失踪了,你还不知道提高警惕!”

“什么?”路西笛快疯了,“她放走了我抓到的骑士,还交还了勇者之剑。勇者之剑啊,大王!”

恶魔之王拜德已经非常恼火,怒吼声中地狱的火焰直窜上十几丈高,吓得路西笛浑身发抖。“住口!蔻蔻玛莲对我的忠诚比你们加起来都要可靠。一个小小的骑士,是我赏给她的权利。那骑士为了人类的利益而战,但是身上亦有我们黑暗的气息,他是个公平的判决者。但是关于勇气之剑……”

拜德的声音变得严厉:“蔻蔻玛莲,这超出了你的权利。你知道我对那把剑的重视,你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的!”路西笛顿时高兴起来,勇气之剑是个关键,事实摆在眼前,蔻蔻玛莲不可能推得干干净净。她不管怎么解释,都难逃酷刑。

蔻蔻玛莲毫无惧色,昂首跪在恶魔之王的面前。在地狱所有的贵族公卿面前,她也不怕。她说道:“勇气之剑只是一把次一级的剑罢了。有一把王者之剑,和那相比,勇者之剑只能算是破烂而已。”

顿时一片哗然,恶魔之王对这番话也难以置信:“你说什么?有光明圣剑之称的勇者之剑只能算是破烂?世界上不可能有那样的武器。”

蔻蔻玛莲说:“有的。那把剑用巨马城做剑锷,以诺做剑柄,整个莱特尼斯是剑身,教会的虔诚为槽,骑士的意志做剑锋。横劈隔断山岳,竖砍无可阻挡,休说是一个人,就是一个国家也能一剑就能劈得粉碎。相比之下,勇者之剑根本不值一提。若您沉迷于勇者之剑,便会错过王者之剑了,我们也可以铸造自己的王者之剑的。”

恶魔之王沉默了。

蔻蔻玛莲继续说:“大王,在您被禁锢的万年里,我们的种族失去了凝聚力,魔界广阔的地区能够完全服从我们意志的也只有地狱之内而已,而就在这之内,您也看见了,就已经有人想我死,根本就不能团结一致。我们需要休养生息,和光神不同,我们只要等着,就有堕落的灵魂自己送来,没有必要急着占领大陆。”

路西笛气急败坏:“狡辩,胡说……”

“嗷……”拜德抡起爪子,路西笛一声惨叫飞到墙上重重地跌倒,拜德大吼:“蠢货,闭嘴!五年,我要用五年的时间来训练军队,让魔界其他的势力都重新回到我的支配下。人类终将知道我的恐怖,这样黑暗才有存在的意义。现在,有件事让你去做,拜里安格失踪了,去把他找回来。找不到,你就别回来了……”

就这样,人类和恶魔都重新确认了自己的意志。他们都被命运玩弄,沿着必然的轨迹留下脚印。

之后,山玫瑰漫山遍野地盛开了。

事件七:某日骑士的沙丘下,年特拉着米蕾尼娅的手,咪咪小姐打着阳伞和新认识的黑眼小姐站在一起,安卓美公主带着两个使女望着每一个人,突然急了,大声说:“我们的婚事可是已经昭告天下了!”

美莲用手帕擦着汗打圆场:“哈哈,哈哈,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呢!”

米蕾尼娅额头青筋爆起,一拳打在年特下巴上:“去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