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出发(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三天以后。

随着一道法诀闪动的光华,一只古朴精致的飞舟穿出了虚云派的护山大阵,在空中打了个旋儿,朝着清玄大陆中部正心宗的方向飞去。

爹啊,你真的不用送我,我怎么说也是个筑基修士了,要是连出个门都得让爹送的话,实在丢不起那个脸啊!

站在舟头的顾萌萌半是撒娇地抓住顾长柏往门派的方向旋转了半圈,试图把打定心思要一路护送女儿的好爹劝回去,不就是去趟正心宗嘛,我又不是去与人斗法,哪有那么多危险。我保证一路上不惹事不多事,闻到高阶修士的味道就绕圈躲着走还不行?

她指了指身后虚掩着门的舱房,房里正隐隐传出春娘哄包子的声音,再说,我也不是一个人走,除了包子,还有刘姐姐和二宝陪着我呢,您担心什么呀。

欸,萌萌别闹了,去正心宗要穿过半个清玄大陆,我在外游历多年,也很少走得那么远。就凭你们几个,修行日浅又没独自在宗门外行走过,哪里见识过人心险恶,若是遇到那等图谋不轨者,又当如何?你年纪还小,怎么让人放心得下。

顾长柏拍着女儿的肩膀笑了笑,左右我也打算出来游历,陪你一趟正好是顺路,把你送到了我转身就走,绝对不会让正心宗的道友看见笑话我家萌萌的。何况咱们都已经出门了,你还要将爹赶回去不成?

顾萌萌不死心地继续赶人,您对我怎么还是跟哄小孩儿一样,总是不放手对我的修行没好处的爹,您看人家容成真人,儿子可比我小多了,他就放心让包子和我到处跑,压根没觉得包子年纪小,这才是前辈修士的眼界格局呢,这样包子以后肯定有出息的。为了我的健康成长,您还是赶快回洞府修炼吧

听话!顾长柏无奈地看着扯着他袖子耍赖的女儿,不为所动。

在宗门没安稳几天就又要离宗游历,您师尊知道吗同意吗?您最近没打算和谢师叔再合作探索个秘境啥的?嗯嗯,您就是在宗门呆不住,也可以送明霞和莹儿回家探亲啊,她们早就盼望着呢要独立出趟远门怎么这么难!

持续无效。

最后面对坚决一定要送女儿出差的爹,顾萌萌只好乖乖偃旗息鼓。

她知道,爹被她和容成真人那档子事给吓怕了,总是唯恐她再遇上什么危险,虽然有点无奈,可被这样关心着,心里确实温暖熨帖极了。

好不容易借口旁边有人看着,会影响她这个筑基新手操纵飞舟的水平,才把爹塞回到舱房中休息。看着飞舟外变幻的流云,顾萌萌抚摸了一把挂在腰间的交流弟子身份证明符叹了口气,哎,劳驾爹这么辛苦地陪着她跑远路,其实都是怪她自己。

筑基回到沉香谷以后,她原本计划得好好的,最近好好修炼沉淀一下修为,接着精研筑基期符箓术法,抽空还该带着明霞莹儿回趟顾家,事情一堆一堆的。谁想到自己被灌了酒仪态不雅还不走运地偏偏撞到师尊了呢

揉揉还有点肿的脸,顾萌萌带着大片的心理阴影面积忧伤地望天,谁知道师尊是这样的师尊啊,您难道不想维持您那高冷优雅的人设了吗?

前天,她忐忑着小心脏,大老远地飞到回凤峰,又费了半天劲爬上禁止低阶弟子飞行的主峰,转了半天才找到峰主修行所用的别院,硬着头皮做好准备让师尊再教训一顿。结果刚在那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院子门口道了声拜见师尊,一个鬼知道叫什么的阵法就突然发动,把她卷了进去,瞬间压制了她全身的灵力,让她无法反抗不说,同时还冒出了一群一模一样仙气飘飘的玄机才子。

一个师尊就已经风仪绝人,更别说是一群师尊的视觉震撼力,顾萌萌正惊讶着呢,结果这些貌似文雅的师尊们话都不说一句就开始卷袖子揍她!

揍还不是修士斗法那般揍法,而是象凡人打群架一般,围起她来无数拳头齐上,把她当成了沙袋毫不留情地各种揍,花样揍,轮流揍,合伙揍

重拳之下耳边只能传来轰鸣和啪啪啪的声音,几乎被拍成片片的顾萌萌哭都哭不出来,她也受过多次重伤,生死之险经历得不止一回,可还真没被人用这么直接的方式揍过呢,被那么多师尊围着打,别说还手,连逃都找不出机会啊。

虽然那群师尊揍她的时候没用灵力,可这种群殴简直没人性,最要命的是他们还专打脑袋和脸完全是要把她的脸面没收掉的揍法。

简直是阴暗刻薄的趣味。

呜,不是说打人不打脸吗,就算是她做事不合师尊的意需要教训,可师尊你好歹披着这么玉树临风的皮,用这么街头小混混式的斗殴方式打一个女孩子真的好?

可不管品味高低,这种情况肯定是对她的考校,顾萌萌勉强忍住了逃进苍玄琴空间里的冲动,一边挨打一边寻找着攻击的规律,挣扎着用耗费灵力极少的符反击,总算在被拍扁之前鼻青脸肿地从阵里逃出来,冲到院子里。想到那些狠狠打到她脸上的拳头,她都要对师尊的样子产生本能恐惧了。

还好师尊没再出现,空空荡荡的院子寂静无声,甚至比她自己那个小院还要简陋得多,一个一次性玉符从空中显现,落进她手里,同时一张留音符飘过来自动打开,传来的是师尊丝毫不带烟火气的声音,我今日灵感突至,须得闭关,来不及对你多加嘱咐,此阵是我与明离上次论道时残留,阵法灵力将尽,威力已不足原来一成,且赠你以为远行之礼。你带上这个代表门派交流的身份证明符,最迟三日后,就启程去正心宗吧。若对此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去本峰事务堂询问。声音一止,留音符爆碎化作一股大力,将狼狈的顾萌萌重新弹到了别院门口自动送客。

被揍到懵逼的顾萌萌就这么简单干脆地被流放了。

好在即使被打得找不着北,她还是在师尊这里享受了一回掌门才能拥有的待遇。想想刚才那个啪啪啪阵里毫不风雅的殴打,再代入被狠揍的明离掌门一想,简直没眼看掌门有个自家师尊这样的师弟,其实也很倒霉

晃晃脑袋把挨揍的画面暂时从记忆里退出,顾萌萌回头就看见白狐笑得狐眼眯缝成一条线,在栏杆上上窜下跳撒着欢儿踩她的痛脚,小丫头,你的脸肿得比昨天还难看,这模样儿难怪老家伙会同意你走,哈哈哈~~

狐前辈,做狐不能太忘恩负义!顾萌萌肿着脸一脸苦相地自嘲,虽然我一点都不想敬业,可还是靠脸吃饭的,您说我难看那可是在当面打脸呢。我可是没有食言,出来历练之前啥都没来得及做,就拼着受伤的脸皮不要,磨了老头子半天,才给您讨成了这个情,把您从周姐姐那里带出来,您做前辈的,就算不感恩戴德,连句好听的话都没有吗。

啊,呸呸,你家那混蛋老家伙又没解开对我修为的禁制,这算是讨成了情?想听好听的没有,本狐的感谢没这么不值灵石!白狐狐眼一瞪,做出副忿忿的样子。

顾萌萌从紫香囊中取出一只烤鸡腿递过去,嘁——刚才是谁高兴得撒欢来着。算了,妖修反正都没受过什么教育,我不跟您计较。您原来的修为虽不能动用,可他不是解开你修炼的禁制了吗,您可以继续修炼了,就算他一直不肯解开你的修为禁制,您早晚也能重新修炼到能自己冲开禁制的程度。你得承认,我求的情也不是一点作用也没有,所以您可是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呢。

白影一闪,鸡腿已经到了白狐嘴里,发出一阵咬嚼骨头的咯吱声。吃鸡神仙大,有好吃的,随顾萌萌说啥,它才顾不上搭理。

顾萌萌露出一抹笑影,这只傲娇狐狸嘴上不说好话,可一只大妖在没有任何契约限制的情况下愿意跟着她东跑西走,还救过她好几次,这份情谊可谓难得了。

狐前辈,您修行那么久应该也听说过些正心宗的事吧,和我说说?

顾萌萌想起在她去回凤峰的事务堂,询问这次交流的具体事宜时,那位事务堂的管事师兄看她如同看着流年不利的倒霉蛋的眼神,突然对这次行程有些心中无数。

白狐一边大嚼一边含糊地说,我听说过的正心宗修士都是高阶大修,说了也没用,你又见不上。

顾萌萌正要继续问,腰间的灵兽袋忽然一动,玉雪猫小玉象个雪团一样滚了出来,身上原本极淡的金色忽地明亮,象是留音符一般地传出一个声音,顾师妹,这批去正心宗的交流修士,只本峰就有二十多个,但除师妹外,我宗门所有派往正心宗的修士,都是在三个月后,按惯例统一由金丹修士带队,集体去正心宗的礼宾书院修行。儒门极重宾客应对之礼,我们的人去了算做客人,自有优渥待遇。但顾师妹的身份证明符上,却是有峰主具名,将你推荐给了贤乐书院,与其余人等不在一处。贤乐书院乃正心宗专事苦修的一脉,听说日子过得甚是不易,你可要做好受苦的准备。

正是顾萌萌跑到回凤峰的事务堂,询问这次交流的具体事宜时,那位事务堂的管事师兄对她说的话。

顾萌萌吃惊地看着变身状的小玉,这是留音符?不象啊。

少见多怪,这只蠢猫开启血脉神通了,居然还挺快。白狐咽下最后一口骨渣,鄙视地扫了小玉一眼。蠢猫,一个留音符似的无用神通,也好意思到处显摆。&!--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