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倘或之前小王还以为陆明昊盯着包装看是在看商品的生产日期,或者其他信息,到这会儿也发现了他不会做饭的事情,毕竟,没有一个会做饭的人会在瓜果蔬菜全摆他面前的时候满世界找青菜。乐文小说{lw}{0}

原来是个十指不沾春水的大少爷啊!

这个念头才在小王脑海里冒出就惊得他浑身冷汗,看来豆豆大魔王又闯祸了。

把人一大人物邀请到家里做饭,这叫什么事呀。上次见他和李先生的关系似乎不太好,虽然载了李先生一程,可是那脸色却冰得可以,这会遇上,谁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虽然对豆豆态度还不错,但这样的人从来心情都不摆在明面上,被这样强行拽过来,还得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万一心里其实非常不开心,以后会不会给李先生小鞋穿?

是了,他先前还在李先生的房里转了一圈,那眉头时而皱起,时而舒展,肯定是想到什么事,没注意自己的动作,不然也不会失礼到在主人不在的时候在主人家的房间里全逛了一遍。

在小王看来,不管李素年现在人气有多高,在陆明昊面前都是不够看的,就好像经商的,再富有,在从政的人面前,总是得小心讨好,自古民不与官斗,不过是因为斗不过罢了。若是陆明昊不高兴,纵然李素年不用像其他小明星那样惨烈,但对他现在的事业肯定会有影响。

倒不是小王不想让李素年借机跟陆明昊打好关系,实在是陆明昊那张冷脸就能吓退好多人,万一讨好不成,得罪得更厉害就不好了,对这种人,最好的态度就是敬而远之。

“你来看看,要是我要做一桌豆豆说的菜,要什么买些材料。”正在小王胡思乱想之际,陆明昊的声音突然传来,吓得他一个哆嗦,眼神有一瞬间的茫然。

“还有小蛋糕,我们吃完饭还要在家做小蛋糕。”坐在购物车里的豆豆兴奋地跟着在后头喊,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没心没肺。

做这么多东西,也不怕害死你爸爸,小王在心里打定主意,回头一定要跟李素年说说,让他好好管管豆豆,省得影响到他未来的事业,不过这会儿还是表情谦恭地看了眼陆明昊,见他没有除了冷淡以外更多的表情,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可能还缺点儿东西,这儿人多,一会付账还得排队,要不您先跟豆豆去旁边的咖啡店坐会儿,或者先回家歇着,我来替您把东西买齐?”

陆明昊看了眼购物车里的东西,又看了眼小王的表情,大略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虽然心里略有一些因为自己不够能干而带来的不高兴,但倒不至于让他迁怒对方,将豆豆从购物车里抱出来,轻轻颔首,“好,完了给我打电话。”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小王恭恭敬敬地接下,应了一声,将人送到出去的位置,这才转身回去处理满满一购物车的东西,连袜子都拿了好几双,还真是豆豆的风格。

和陆总谈完新电影的事情,以及之后两年的大致规划,李素年和经纪人齐齐走出了办公室,经纪人那是喜上眉梢,毕竟李素年的名气虽然高,但想要像陆总这样最大的领导捧着却是不能够的,尤其是对方明显还没有潜规则的打算,这就更难得了,他敢肯定,照着这么个势头下去,再过两年,李素年的成就会更上一个台阶,而他,将成为公司的又一名金牌经纪人,事业也会再上新高。

李素年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反倒是老板的优待让他有些惴惴不安,这些年和陆明昊闹成这样,公司不仅没解约,也没冷藏他,甚至大力抬举他,让他在国外发展,给他的待遇甚至是那些当初的影帝影后都没有的,否则也不会让他在这短短的几年里从国外红到国内,成为目前唯一一名真正在国外站住脚跟的影星。

初时的强迫,勉强,会让人觉得自尊被践踏,想起来是满满的委屈,只想要逃离,可事到如今,他逃离了陆明昊的身边,却在这几年里仍旧享受着特权带来的好处,若真是强硬地拒绝,他或许还会高看自己一眼,但默默地接受,他和那些人又有什么分别呢?说到底他不过也是个俗人罢了,而且还是个贪心的俗人,既想要得好处,又不想付出。

李素年靠在窗边,遥望着那副巨大的幕墙广告,广告上的男人眉宇间张扬着自信,和眉间总是不自觉地带上些轻愁的李素年就好像两个人。

“陆明昊,陆明昊,我究竟该怎样对你呢?”李素年低声地叹息了一声,那一声叹息里,有着缱绻的温柔,又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落寞。

“素年,小王给我发消息说豆豆闹着要回家,他就先带着豆豆回去了,你是回去还是留在公司见见其他人。”经纪人处理了一下未接电话和短信,问道。

要他说,李素年什么都好,工作努力天赋好,脾气也好,可就是会时不时地发呆,还满脸纠结与忧思,问他,他也不说,但他是过来人,还能不知道,不过是些年轻人的情情爱爱,要他说,喜欢就追,何必天天一张弃妇脸,人又看不到。

“我先回去看看吧,答应了豆豆要请她吃饭的,要是不回去,回头又不知道该怎么闹腾了。”说到女儿,李素年脸上的愁思总算是化去了,剩下的是对女儿的宠溺。

就冲李素年这疼女儿的劲,想也不想,他对这孩子的母亲是真爱,明明爱得这么深沉,又何必要分开呢?

“素年,咱们共事也有好几年了,有些事你没说,公司也不过问,我更不好过问,但作为朋友,有句话我觉得还是该说一说,你既然那么深爱着孩子的母亲,总是思虑重重,为什么不去找她呢,出现了问题,总要有人先迈出一步,你作为一个男人,在这对月伤怀有什么用呢?”经纪人说。

李素年愣了愣,好半天才笑着摇摇头,“我和他的情况不一样。”笑容里的苦涩叫人心酸。

爱?他当然爱陆明昊,这么多个思念的夜晚,足够将他心中那不曾察觉的情谊酿成醉人的美酒,可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事不是光有爱就够了的。

后半句李素年没说,越是爱得深沉,越不想让自己的爱情变得卑微,若是两人在一起,不过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他这些年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呢?强迫自己接受公司的安排,为的不就是能够站在顶峰,让人能正眼看看自己,而不是将他当做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么?

不管时光如何匆匆流逝,他依然是当年那个有着点小倔强与傻气的李素年,再深沉的感情,不是平等的身份,他不想要。

或许,自己真的很傻吧。明知道对方是那样的身份,以后是注定要娶妻生子的,却想着要跟人长长久久的。真是越来越天真了。

那一瞬间,经纪人以为李素年会哭出来,可是接下来,对方抬了抬手,揉了揉眼睛,再看向他时,俨然一副精英模样,哪里还有先前的忧思。若非见过他前一秒的模样,经纪人还真要被骗住了。

“我先回去了,你那小女朋友也等了很久了,就别送我了。”李素年笑笑着从经纪人旁边过,挥手制止了他跟上去的动作。

刚打开房门,豆豆特别欢乐的声音就从里边传来,再然后,他就对上了两个穿着围裙的人,一个是豆豆,一个是陆明昊。

陆明昊身上白色的衬衣袖子被高高挽起,露出白皙而强劲的手臂,他的表情冷淡,眉头微微蹙起,就好像在研究什么大的民生问题,只是手里却拿着一大颗包菜,身上还胡乱系着一条和豆豆一样的卡通围裙,瞬间将他从神坛拉下,身上那种冷硬的气势也减去不少。

“爸爸,你回来啦,我和大哥哥正在给你做饭呢。”豆豆满脸欢喜地跑过来,头发上还挂着一片菜叶子。

李素年将人搂在怀里,眼眶微红,和梦境相似的情景,让李素年有种做梦的感觉,情不自禁地低唤了一声,“明昊。”

“爸爸,你怎么了,妈妈不在了,是我和大哥哥在给你做饭呢。”豆豆摇了摇李素年的胳臂,似是要将人唤醒。

李素年回过神来就对上了陆明昊那若有所思地神情,他胆怯地低下头,不敢与人对视。

“怎么,见了面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这么讨厌我?”陆明昊挑着眉头问,看上去倒有两分轻佻,不过心慌意乱的李素年并未发现。

“陆先生,你好。”李素年低眉顺眼地说,“真是不好意思,豆豆他不懂事,麻烦你了。”

客气而疏远的话让陆明昊怒火直往心里蹿,是了,无论什么时候,不管他多么喜欢对方,他李素年永远就是这么一副模样,就好像要将自己推得远远的,恨不能跟自己没有一丁点关系,真是,叫人火大。

“我父母都没吃过我做的东西,这回叫你们父女享受了,你说一句麻烦,不好意思就够了?”陆明昊凑到李素年耳边小声说,就好像情人间低声耳语一般,可偏偏又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朵上,让人心慌意乱,莫名其妙的话语,更是让李素年心如鼓槌,他猛地抬起头,莫名地想要去看看陆明昊,想要知道他说这话时的表情。

嘴唇轻轻地擦过耳垂,甚至脸颊,所过之处,有如烈火烧过一般,带来一股炙热的温度,连心都跟着滚烫起来。

李素年呆呆地望着陆明昊,一时间忘记了言语。

他这副模样极大地取悦了对方,在陆明昊的印象里,李素年不闹腾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副模样,呆呆的。

没有我,你可怎么得了哟,这么呆,还不得给人连皮带骨给吞了。&!--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