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二十、景行然番外——怎敌你欢颜22完(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终是迎来了那一日。

借助着辰凌国的兵力,我将明成的党羽一网打尽。悌

只不过,我却没有想到,当亲自带着大批人马攻入他的摄政王府时,他,竟是笑着坐在首位,仿佛迎接的,根本就不是死亡。

“我等这一日,等得太久了……”这,是他看到戎装持剑相向的我时所说的第一句话。似笑非笑,那张沧桑的脸上,竟是我所看不懂的解脱神情……悌

手中的剑迟迟没有送入他的胸膛,我冷眼看着他。企图篡位颠覆我景岚国的仇,我会百倍千倍地加诸在他的身上。一剑了结了他,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你比我预想中,晚了两年。”他右手持丝帛,细致地一一拂过左手上持着的剑身。冷冽剔透的光泽闪现着嗜血,这,是他向来不离身的天血宝剑。

“对付你,朕自然是不敢怠慢。别说是一个两年,就算是十个两年,朕也在所不惜。”

“可惜……我不会给你对付我的机会……”白色的丝帛瞬间飘落,与此同时,明成手持天血,向我的方向直直刺来。

挥剑,用了十二万分的心神与力量,只不过,却没有传来刀剑相碰的铿锵声。

他明明向我刺来的剑,却在刹那间掉转了方向,竟是笔直地刺入了他自己的胸膛。谀

诧异于他此举。谀

在我的意识中,他向来,都不是一个轻易言败的人。

更何况,如今胜负尤未可知。

求死,完全不似他的风格。

“呵……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会有此一招?”那张原本意气风发的面庞,如今看来,竟是找不出当初视整个天下为囊中物的丝毫雄心,反倒是……有着欣慰的解脱,“我曾答应过迷儿,有生之年定不再为难于你。可是她为了你,自始至终都无法接受我的爱。呵……人生何其可笑,我只是想要爱一个人而已,却求而不得。如今,也算是解脱了……”

“你不配喊我母后!”他,不配!

“迷儿……迷儿……我死了,你可会恨我?……”

明成却似根本没有听到我的话,只是自己兀自喋喋不休着。

“明成,你这种人,不配谈爱,更不配得到我母后的身子!”怒火攻心,我再也做不到无动于衷,手起剑落,直接洞穿他的心脏。

面上,不可避免地沾染上飞射而出的血水。

而他脸上的笑,对于我而言却是那般嘲讽。

“皇上……我……尊称你一声皇上……希望你……不要步我的老路……等到失去,才知道什么对自己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明明我的计划,是让他死不瞑目,可是如今,却背道而驰,只看见他缓缓阖上双眼的面容上满是解脱。

“来人!将他拖下去鞭尸,悬挂于城楼曝晒一月,后以火烧之,挫骨扬灰!”

死了,我也不会让他安生。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该付出的代价!

不出几日,明成党羽已经肃清得差不多了,可是母后,却不愿回到这宫中,隐姓埋名,青灯古佛。

从来都没有人怀疑过她对我父皇的忠贞,可我知道,母后她,这是在为明成祭奠。她,已然爱上了那个男人。为了他,更是不惜装疯卖傻,只求远离皇宫,守着他的骨灰,不做那劳什子的太后。

既然如此,那我便如她所愿,索性对她不闻不问。

*

稳固了江山,真正做到了无人敢擅自干涉朝政。可我万万都没有想到,千算万算,算无遗策的自己还是失策了。

紫儿她,落疾了。

当时船銮上遇上刺客,她不慎落水,却就此患疾。天下间,唯有明语嫣的至阴之血才可救她。

自此,我受制于明语嫣。不仅不能将她与她的父亲明成一起斩杀,更得处处迎合她。

将紫儿打入天牢,发配军营为妓,扼杀两人骨血,一步步,将她逼离自己身边。可最终,却还是不舍。将她封为修容,以雾悠的身份再次入主后宫。

而江舒薇的封妃以及林雪兮的挑拨,最终以一个常侍卫为导火索,一发不可收拾。

我万万都想不到,她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彻底走出我的生命。

而她,明明就在我的眼前,我明明便已经止住了她自尽的动作。可天下间,我可以掌握任何人任何事,却唯独无法掌握她。

我的紫儿……

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见血封喉,无坚不摧。是我,在封后大典上亲自赐予她的。

可我不曾想,竟也是我,亲自见证了它葬送了她的命。

这一刻的我,如同困兽,发出痛苦的哀鸣。

我知道,这一生,我都失去了她。

人,为何永远都会犯这般的错误,等到失去,才会知道珍惜?

明成的话仿若不灭的诅咒,将我摧毁了一遍又一遍。

将紫儿葬于皇陵,谥号唯珍。

此生唯一,自此珍藏。

在所有人长跪规劝时,我毅然决然将自己封入冰棺,与她长眠于帝陵。

我的紫儿苦了那么久,最后,怎么能够孤孤单单地走呢?

我,自然该去陪她……

“若你不死,朕定复你后位。”我的承诺,在她生前无法兑现,在她死后,终于可以兑现了……

作为违诺的惩罚,我便将自己送于她

处置。我知道,她必是恨我的,那我便陪她上天入地,让她能随时随地与我置气。

呵……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可是,玄枫锦却不愿遂了我的愿。

以完成她的遗愿为名,将我逼出了与她同葬的冰棺。

但我的眼,却因为千年寒冰的阴冷,自此不能视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