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我最喜欢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内兄**说网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灵杰觉得头**,当然也有一种**感由然而生,**应该就是这样,不为什么就吵吵闹闹的,然后他们找一个自己信任的来评理。最后他看向了弘昀,还是安静的孩子好x,不过现在武灵杰很注意他,不能因为他安静就忽略他的存在。

弘昀看父**看自己了,把白天发生的事一说,表明本来一切都好好的,若不是**胖三冲去指导**吃炸果子的话,本来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不是让姐看到了**五哥的新衣服吗?**五哥特意打扮过的。”**胖三终于说实话了。

“你还说”大格格脸又**通红,又冲过去拧**胖三的耳朵。金控四高兴的直拍手掌,还不是时拉拉自己的**耳朵,对着**胖三做怪脸,这傻孩子,有热闹他就高兴。

“**五今天很帅吗不跳字。武灵杰想像得到**五那德**,但觉得好像差了点什么,环顾四周才发现,应该很热闹的施诗却死盯着自己,好像有点生气的意思,他好像没做什么吧?当着孩子又不好问,只好挑安全的说。

“我生气了,所以你今天xx书房。”施诗很严肃的看着武灵杰。武灵杰倒愣住了,大**都好好的,施诗怎么会突然来这么一下。

大格格他们也不闹了,一齐看向了额娘。金控四左看右看,决定坐好,不能受池鱼之殃。

“我做什么了?”武灵杰挥挥手,凌嬷嬷忙带人都下去了,室内只留下一**人,武灵杰虽然觉得自己今天真没犯错,但是他是**熟的,有过婚史的男人,媳**生气了,总得**清原因,赶紧道歉。这个怎么能让下人们看见,其实他挥手也有让大格格带着xx们一块下去的意思,不过大格格觉得嫡母这个方正的一个人,一定也是因为父**的不着调而生气了,她正为自己出气呢,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会错过,在边上站得好好的,就等着看呢。

“连**五都知道巴结未来媳**,转着弯问媳****什么**,你什么时候巴结过我x?”施诗很受伤x,陪着他穿越时空,给他生儿育**,结果什么都没经历就**了黄脸婆,她越想越觉得委曲了。

武灵杰怔怔的回头看了孩子们一眼,又看看施诗,深吸了一口气,回头问弘昀,“**五要送**来?”

“**,不过他是说送额娘,没敢说送**。”弘昀马上说得又快又准。

“**胖三,今儿你去你**五哥**xx。”武灵杰觉得自己不折腾死**五都对不起自己了。

**胖三本来觉得自己的****其实**好的,但****耳朵,觉得自己不找**五报仇就白叫**胖三了,叫上人,直接就冲出****了。大格格真的觉得为什么自己**从上到下,没一个着调呢?尤其是父母,真是太不着调了。一手抱起金控四,一手拉着弘昀出去了,坚决不能让金控四更不着调了。

武灵杰看孩子们都出去了,老实的对着施诗,细想想,也是x,戏里四爷还知道送**主鼻烟壶和木兰簪子,自己好像真没送过什么给过她。之前好像也就让人买了一盒玫瑰糕,自己真是太木情调了。不过这时认怂了,估计他就真得住书房了。

“那个谁说我没巴结你?拍戏时谁给你煮汤喝?谁给你零食吃?谁教你走机位?”武灵杰是谁?沉浮娱乐圈n多年的老牌偶像王子,这点急智还能没有?马上把戏里的种种晒出来。

“你又不是只对我一个人这样?”施诗马上跳着脚反驳。

开**笑吧?拍戏时,他煮两大锅汤,自己只吃一**碗好不?吃零食是因为这位本身就**吃零食,身边一堆零食,想吃东西找老大就对了,不然‘御前吃货**跟班’的封号哪来的?就像**新永远跟着八爷要面条吃一样,总不能说,**新跟八爷也**恋情深吧?

教她走机位,这个问题施诗倒是真的很感**老大的,出来拍戏也七八年了,她是用功的孩子,可是她真是学舞蹈的孩子。她很有舞台感,可是真没有机位感,就算现在,她对摄影机还存在一定的恐惧感,一面对镜头她就紧张。虽然她跟其它演员也合作过,可是在这点上,**她最多的就是老大了,不然她也会总跟他,当他的**跟班了。

只不过,他们那时的感情是真的真的……施诗望天,她有点真不下去了。突然拍戏时的种种都袭上心头。老大对新人的照顾真的没话说的,比如央视八**的采访,老大会叫上她,知道她对镜头有畏惧,他会带着她,看视开**笑,可是真的在教她如何面对镜头,面对采访。

三个月的拍戏过程很苦,可是却是她出道七年最快乐的三个月,一群可**的人,一堆可**的事。

“你不是那时对我就居心不良吧?”施诗狐疑的看着武灵杰。

武灵杰也知道那时**施诗是真心的只是想****她,他还没那么bt的一下子就瞄中比自己**十七岁的**丫头。他当老大当惯了,**人**已其实从他当新人时就禀承下来的传统。只不过若不是此时施诗发飙,他真不会张冠李戴,不过他越想越觉得其实自己那时对施诗真的特别好。

“对了,我还让人从xx给你带兔子面包,千里送面包,这是啥行为?”武灵杰面对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既不能说自己那会就瞄上她了,这个武灵杰会觉得自己人品有问题,可是又不能否认,因为一否认,施诗一定得发飙的。不过他是谁x,在娱乐圈**迹这么多的老油条一根了,忙转移着焦点。

施诗侧头想想也是,武灵杰的助理要来探班,他让她带可**的兔子面包过来。正好施诗本人是属兔的,特别**这些卡通形像,十**心。

虽说她也明白,武灵杰那时并不是为了她才这么做的,但有些事真不能太较真,武灵杰是好男人、好前辈、好对手。这在他们合作时,她就知道了,不然来了大清,她几乎没有任何纠结的就把自己全**给了他。这种信任并不是孤岛效应,而是他们在戏里培养出来的默契,她其实已经习惯了给他当**跟班,并且甘之如饴。

只是她毕竟是**生,**生天生就**着被宠**、被呵护。她们来了这么久,虽然武灵杰真的对她很好,他们现在的生活也真的很**,可是他们人生的拼图里其实真的少了一块,这还是让施诗多少觉得有些遗憾的。鼓着腮**子瞪着武灵杰,也不说话,意思很明确,您自己看着办吧

武灵杰看她这样,突然想到了在拍戏时,她也常这样看自己,表明‘现在本**姐生气了,快点来哄哄我,不然**心我的二指禅哦’

武灵杰在她的腮**子上**了一下,把她揽入了怀中。他现在没有之前的慌**了,反而有些快乐。

“虽然在剧组我对每个人都很好、很照顾,可是我真的真的很**你。也许不是像****人那样的**,有点像惯孩子的****。但是,我是真的**你。”

“像惯大格格一样?”施诗较真起来。

“好像也不是,对润儿我没那么宠,我当时比较随意,我**逗你,**看你鼓腮**子的样子,也**你举着手指威胁我的样子,换个人,也许我没人那么好说话。”武灵杰想想看,觉得也许自己那时真的对这位有点****的心动吧。不过也是,他们拍了三个月,如果没有一点入戏,他们这个戏就真的没什么看头了。就是因为入了戏,他们才对这戏有了无比的信心。因为他们都投入了太多的感情在**。

好的演员也许能很快分清什么是戏里戏外,在戏结束之后,很快的**身而去,与对方做好友。而假戏真作的,也不是坏演员,而只能说,他们特别幸运,一下子找到了对的人。

“行了,我知道,不感动自己,怎么感动别人。我有看过你们xx的访谈节目,采访其中一位主持人的前妻。那位前妻来参加前夫的节目是为了他们的儿子。因为他们的离婚,让儿子很难受,于是前妻决定跟前夫做回朋友,让儿子好过一点。她也是艺员,当问到他们夫**各自演戏,各自面对戏中的对手时,展现魅力时,会不会吃醋。前妻很正**的回答,演员一定要有魅力,这是必须的。没有魅力怎么**观众,怎么让观众认可。所以那时你**我,我也**你,多少都因为角**魅力,我们多少不自觉中为了戏,而特意的在培养着**、默契。如果不是一拍完,我们就过来了,也许我们离开横店,各自换个组,再换个对手,这种**会慢慢的变淡,最后变没有,**为真正的朋友。”施诗觉得自己真不该在这时泼冷**,但不知怎么的就说了出来。

“像你和老袁一样?”武灵杰有点不开心了,**的松开了她。

施诗又愣住了,想想,她和老袁合作了五部戏,除了杨康和穆念慈算是**了,结果还是悲剧结局之外,其它的好像还真是坚持不懈的在对方的世界里打酱油。还有老胡,她也是,跟他合作了无数次,就是没**过。不过好像她合作那么多的对手,演过那么多的感情戏,她还真木有过和武灵杰合作时的**。

拍拍自己的脸,想想拉住武灵杰的辫子,十分郁闷的说道,“老大,好像这些人里,我最**你呢”

是由】

[最新无限制美味****说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