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新郎+番外_分节阅读_3(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全文完

番外之四时流年

春花——

流光回转,一晃两三年。

西疆春景繁盛不比京城,山头闲花野草开遍,别有一番粗犷野趣。傍晚放课的时候,朴实可爱的娃娃们塞给徐客秋一把金黄色的小花,徐客秋有些发愣,对着一张张黝黑透红的小脸,浅笑着挨个摸过他们的头顶。

寜古是个边陲小城,翻过重重远山就是月氏族人的土地,城中赶集时,会有一身异族打扮的月氏族人带着奇奇怪怪的新奇玩意来贩卖。风起沙扬时,又有面容狰狞的月氏骑士手持长枪挥鞭打马而来。所幸,城中的赶集是一月一次,异族的侵扰不过一年一两回。尤其近些年,自从宁怀璟的堂弟宁怀珩奉旨娶下月氏公主,两族间少有争端,一直紧邻着月氏的宁古居然也能风平浪静地过个平安年,真是不容易。

两年前,宁怀璟自请出京戍疆,徐客秋就跟着他一路来到宁古城安顿了下来。宁怀璟在城郊的军器监办差,差事和他先前在京中干的那些差不多,只是如今专事兵器督造,整日里炉火前徘徊风沙里来去,比之江南的花好月圆着实辛苦不少。

徐客秋一人独在家中无所事事,后来居然让他在城郊找到个小村落。边塞偏僻困苦,鲜少有人读书,外头的先生不愿来,里头的人也没多少钱供孩子求学,时间一长,除了宁古城中有个破败的小学馆,城郊的孩子大半放牛牧羊,少有能识几个字的。

徐客秋闲来无事,便仗着自己那点好歹考过会试的学问在军器监不远处弄了个小学堂教孩子们认字。学费也是随意的,能交多少就是多少,不交也没关系,不过是图份乐趣。乡民却老实,交不起钱的便想方设法送些东西,自家杀了羊宰了牛总少不了往学堂送一份,今天这个送明天那个给的,加上宁怀璟的俸禄,两人不靠京中侯府的接济,日子居然也过得有几分滋润。

这里的孩子也纯真,满山遍野地跑了大半天,摘了束野花塞到这个长得很漂亮的年轻夫子手里,小脸一张张红得赛苹果。想想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算来算去地斗心眼,徐客秋不禁汗颜。一路捧着花慢慢走回家,小道两边野花开得烂漫,向远处望去,星星点点地一丛又一丛,五色斑烂,怎么也望不到头。

赶着羊群的放羊娃一路挥着羊鞭一路高歌而来,走到徐客秋跟前就垂下脸不好意思地摸头:昨儿的功课我、我、我……我还没写完……所以……所以……

徐客秋弯下腰拍拍他熟透的脸:明天记得要来。和蔼的模样和当年那个冷着脸的红衣少年简直判若两人。

他用力地点头,伸手往怀里掏啊掏:先生,您的信。守城门的张老四说,是从京里来的。我想,在这路上总能遇见您,就先给您拿来了。亮晶晶的眼睛眨呀眨,带着孩子特有的慧黠。

徐客秋从他手里接过信,信壳皱巴巴的,显然是几经周转,上头的字却纤细柔婉依旧,心中猛然一跳。揣着信如同揣了只小兔子,一路赶回家点上灯细细地读,昏昏黄黄的光打在莹白如雪的纸上,几许暖意几许情谊:徐公子见信如晤,冬去春来,不觉一别经年……

恍恍然仿佛又见那个菟丝花般娇弱精致的女子婷婷袅袅踩着烛光而来,低低细语在耳边切切轻诉。她如今正在京郊的无量山中修行,暮鼓晨钟,黄卷青灯,虽清苦却也宁静,远离了红尘浊浪,不再依靠他人而活,亦不必再苦苦压抑自己的自尊与骄傲。这个能高抬着下巴瞬恢丽我堂堂阁老府大小姐,纵然拖着一副惨败病体,但怎能同旁人共享一个相公?真真是笑话。的骄傲女子在徐客秋心中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记,满怀愧疚与歉意,她却不屑领受。

每过一两月总能收到她寄来的信,寥寥数语说些别后的际遇与见闻,偶尔会说些禅学上的谒语佛理,徐客秋同宁怀璟思来想去大半夜也答不上,白白叫她耻笑。

看得正兴起,猛然间察觉一道黑影正罩在上头,徐客秋一抬头,宁怀璟正抱着臂膀坐在面前,满脸被怠慢后的幼稚恨意。

她不是把你休了吗?好好的出家人,三天两头给个大男人写信……小侯爷纵然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小侯爷,认真计较起来,还是当初那般不是人。尤其当对方是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传说中的徐客秋的媳妇。徐客秋的媳妇啊!虽然现在已经不是了,可、可、可他宁怀璟算什么?

忍不住写信去跟崔铭旭抱怨,学问了得的崔小公子大笔一挥,回过来两个字:奸夫。

算是白同他结识一场。

徐客秋无可奈何地去捏他气鼓鼓的脸:你不乐意?

宁怀璟咬着牙用力点头。

徐客秋咧嘴一笑,眸光如此促狭:我乐意就好。

话音未落就被宁怀璟狠狠拖过去搂在怀里啃脖子:就知道不该让你成亲!

话是说得恶形恶状,动作却轻柔,痒得徐客秋呵呵地笑,伸手环住他的脖颈,扯开了发髻用手指梳理他一头乌发:都过去了。她让我问你安好。

不劳她操心,小爷好得很。酸意四起,小爷的安好还由得她来操心?切!不由分说就把徐客秋往桌子上压。纵然先前的性子业已改了不少,只有这放荡的个性还是改不了。在这小小的院落里,好像在每个角角落落都做过了,如今连吃饭桌子上都……以后这饭要怎么吃得下去!

唔……你……嗯嗯……我们还没吃饭……意乱情迷的时候才想起,炉上的饭估计都糊了。

那人却笑得轻佻:说什么傻话,我现在不正吃着吗?

被上下其手再上下其手……结果无非是明天又得站着上课,领口若是散开一点露出了什么痕迹,就会被好奇的小娃娃们拖着手问东问西。

想起女子在信中提到,京中的桃花已经开了,枝头红云遍布,不知西疆春景如何。

昏昏沉沉地,徐客秋想起山头那烂漫的野花,看着男人大汗淋漓的脸,心中暗道,西疆的春景……春色无边。

夏星——

苦夏炎炎,当日在京中就厌弃夏日的骄阳,谁知到了西疆,酷热更甚。白日里光是看着遍地黄沙便出了一身淋漓大汗,晚间睡下,枕着竹枕依旧难以入眠,翻来覆去,又让热汗湿了衣衫。

想想明日还要顶着大太阳去城郊授课,心中更添几分焦躁,徐客秋索性睁大眼睛不睡了,一翻身正对上爱人毫不设防的睡颜。

黑了,瘦了,那个在京中横行霸道的小侯爷好像远得都快成上辈子的事情了。仅仅两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侯爷学会了淘米煮饭劈柴挑担,上街都会同人讲价了。徐客秋偷偷跑去军器监看过,那个在炉火前仔细比对剑刃的男人表情那么认真那么细致,棱角分明的脸被炉火映得通红,身影在地上被拉得那么长,居然显出几分伟岸成熟,真正成了个有担当的男人了。只有从此刻即便炎热难当但仍死死搂住自己的腰的动作中可以看出一丝孩子气。

怀璟啊……

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描画他的脸,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这么一张英俊漂亮的脸,当初迷倒了京中多少无知少女?偏偏跑来这么个偏远荒凉的地方……徐客秋自己都不曾察觉到,不知从何时起,焦躁难安的心情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脸上淡淡的笑容。

见他额头冒了汗,赶紧又从身边摸出把扇子替他扇着。明天还得去军器监办差,这么热的天气,火红火红的炉火前一待就是一整天,这个娇生惯养的小侯爷怎么受得了?不如明天去跟邻家大婶学学怎么熬绿豆汤,镇在冰水里,他一回家就能喝到……或者多熬些送到军器监去……这样的夏日里,京中早该是瓜果满街了,这里大概还要再等些日子,待到赶集的时候,月氏族的人或许会捎些过来卖……

一刻不停地扇着扇子,手腕开始起了酸,动作不禁缓了下来,安睡中的人许是又觉得热,微微皱了眉头,徐客秋赶紧再用力,见他再度安睡方松了口气。伸手小心地戳戳他的眉头,宁怀璟,你要记得,小爷正给你打扇呢!

扭头往窗外看,夜色深重如墨,竟是繁星满天。星河璀璨,点点明灭间,天幕竟垂得如斯之低,仿佛将手探出窗去就能摘下一颗。徐客秋不禁屏息,呆呆看着眼前的美景不觉停了手中的动作,连宁怀璟的转醒也未曾察觉。

还不睡……长臂一伸把看得忘乎所以的人拉回自己怀里,宁怀璟用下巴点着他的肩,同他一起沉醉在星空下。

睡不着。

那就一起看星星吧。

从他手里抽过扇子,一下一下慢悠悠地摇,清风拂过,几许凉意。忽然明白方才梦中为何会忽起一道清风,宁怀璟把他搂得再紧一些,左手跨过胸膛去揉他的右臂。

笨蛋……徐客秋小声说。

宁怀璟呵呵地笑。

漫长的、漫长的夏夜里,两人互相依偎着,衣衫有些凌乱,衣领低低的,露出半截胸膛。慢悠悠地轮流打着扇子,一起被天上的星星炫花了眼。

客秋啊……

嗯。

我从前说过的吧,夏天的时候,我要和你一起数星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