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见面(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丁柔坐了一辆马车,柳姨娘并岚心坐了另一辆,丁柔原本带到庄子上的衣物首饰不多,身为庶**也没什么值钱的,再加上庄子上时,柳氏变卖了些所剩就更少己后有了银子丁柔一直打算远避京城,除子零零碎碎的买了些**首饰外,没添置什么,银票都**放着,丁柔一行的行囊不多。

王妈妈同丁柔上了一辆马车,近距离观察丁柔也好向主子**差,见丁柔挑开了帘子看了似留恋般看了庄子后,莫非六**姐舍不得?王妈妈清了清**,等着丁柔打探**里的消息,等了半晌才发现丁柔靠着绣垫闭目养神,**边勾出一抹恬淡的笑容,王妈妈怔神,两道弯弯的柳叶眉,******的睫**,**直的鼻粱,粉**朱朱**,堪比上等酿瓷的吹弹可破的**,短短半年六**姐比出**时好看了许多,尤其是含笑的梨涡,观之让人升起**近之心,王妈妈可知虽然那双眼里满是言笑,可如果认为六**姐好欺负是大错特错,王妈妈收起了轻视之心,一旁陪坐。

一路上丁柔不曾开口问过一句**里的事儿,随着马车略略的颠簸,丁柔仿佛xx着一样。丁柔不是不关心即将来生活的环境,可问起王妈妈的话,她必是说得huā团锦簇,姐妹想念她,大太太慈**怜惜她,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探听不出,早晚都是要面对,何必去问王妈妈,让她看轻了自己?

马车外面传来人来人往的嘈杂声”丁柔眼睛撩开一道缝隙,只有京城城**口才会如此热闹,前两日丁柔还想着一时半会不会再来京城,世事难料她偏就躲不开被接回丁**,嘴**便的笑玟更为重上一分,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丁敏积极让她回**相处下来丁敏敢再算计的话,到时你可别哭。

没大太太准许,丁柔回不去丁**,大太尤丁柔眸光亮了些”让她试试封建清贵之**的主母,逆境之下丁柔反倒来了**神,记得以前看了一则笑话,问,唐僧师徒如何排解西天取经的寂寞,答曰,打怪升级。既然大太太没给丁柔死逍的机会,丁柔就同大太太试试身手好了,不是所有的庶**都会被拿得死死的,如何让大太太向自己想得方向走,才显得出本事。

对于丁敏,丁柔不会**看,但也不会把她当**最主要的对手时刻防范着,丁敏所求不一定就是丁柔看上的,她走她的阳光道,只要别来找丁柔**烦,丁柔懒得计较理会,以前的事随着原本丁柔灵**的飞散而烟消云散,丁柔因她的愚蠢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占据了身体的丁柔可代她孝顺柳氏”保护着柳氏,但报仇丁柔不会做,丁敏不曾在丁柔要走的道路上,也谈不上是障碍,过几年离得更远些,丁柔不认为还能再看见丁敏。

马车缓缓的停下,丁柔撩开一角”入目的是朱漆大**,两边各有一座千金石狮子,高悬的匾额上赦造丁**。丁柔目光放得远些,以她对京城的了解这左边为勋贵侯**,又边是重臣武将”丁**能居于中间位置,看得出在两面前很有脸面,或不偏不倚是朝野的清流,不论哪一种,丁柔以为丁**掌权者是分辨是非之人,是丁老爷?还是丁老太爷?

丁柔对未知的丁**多了一分兴趣”谁说**子只能关在后宅为了****蒜皮的**事争锋吃醋?

丁柔过不惯那种日子,既然离不开丁**,为了将来好日子,丁**不可获罪受牵连”丁柔初绽笑颜,夺嫡之争渐起”是机遇也是挑战,丁**如何避开风险**到丁柔的将来,说不得丁柔会用些心思。

丁**的大**不会因丁柔回**而大开,丁柔没那么大脸面,嫡出的**

姐除了****回**外,照样也是走侧**,丁柔并不觉过分,**子在封建王朝处于从属地位,即便坐上皇后位置的穿越**都不发改变这一现状。

马车彻底停下,王妈妈撩开车帘,早有等候着的**丫头放下脚蹬,一路上虽说平静,可王妈妈不知为何一直提着心,终于平安回到丁**,王妈妈**出了一口气,“六**姐,请下车。”

丁柔手搭王妈妈的手腕,踩着脚凳下车,守在一旁的**仆行礼:“见过六**姐。”丁柔看丫头都是一身官绿的比甲,**厮一袭藏青衣衫,轻笑:“免礼。”

丫头们规矩的站在一旁,丁柔望向宅邸,记忆中是五进的宅子,当**主人居住在宁远堂,取自宁静以致远,虽然五进的宅子,丁**诗礼传**,清贵质朴,在于清而不在贵,遂丁柔的目光之下,院落屋子去了华丽的装点,质朴雅致,书香**第之**大多如此。

因**邸不大,进了二**后,也不用乘坐软轿**车,丁柔徒步跟着王妈妈拜见大太太。太**不大管事,丁柔记忆中不过每逢年节去磕头请安寻常是不容易得见,太**也不会因丁柔回**就特意召见于她,在太**眼中关心的是嫡子嫡孙,能记得有叫丁柔的孙**就不错了。

踩着青石路面,因是晚秋,树叶枯黄飘落,庭院里多事落叶,唯有路面却不见一片树叶。是**里的下人经常清扫,从中可看当**的太太很有灿巨。走过穿堂,丁柔扫了一眼穿堂的摆设,桌椅摆设不见奢华,穿堂的墙壁上挂着字画,是宋朝苏东坡的字,书香之**最多的便是字画?还是丁**其实也很富庶?

过了穿堂后,几名穿着官绿比甲的婢**簇拥着一名胭脂红比甲百褶裙的**走来,她头上挽着鬟,贴着发鬓簪了一朵海棠huā,簪子头吐出米粒般大**的珍珠,一颤一颤的,尚未开口先笑意盈盈,屈膝道“**婢雅菊见过六**姐。”后迎向柳氏,笑得更深些,“**婢见过柳姨娘。”

“你是……,你是……,**红?”

柳氏怔了怔,扶住雅菊,欣慰的笑笑:“半年不见,出落都越发**灵了,都不敢认了,雅菊……这名儿比**红好听。”

“如果没当初柳姨娘的照看,哪有**婢今日?不过是前两日儿得了太太的眼儿,升为二等丫头,**婢想柳姨娘得紧,太太一直惦记着柳姨娘。”

雅菊**了**眼角,丁柔在旁看着,柳姨娘的人缘不她好多了,不管是雅菊是真情假意,就冲这几句话就够暖人心的,柳氏果然频频感叹,说着她也一直想着太太。丁柔弯了弯嘴角,大太太惦记着柳姨娘,却只字不提丁柔,是告诉她能回来是靠着柳姨娘?让雅菊来迎她是下马威?是警告?

丁柔问道:“母**在?”

雅菊忙到:“六**姐请恕**婢不懂事,一见柳姨娘好悬忘了太太的吩咐,六**姐快请,太太和**姐们都在。”

丁柔淡淡一笑:“无妨的。”侧头看了看柳氏,“姨娘切勿伤心,不是见到雅菊了?同住一**里自会常见,雅菊**有空的话,不妨陪姨娘说说话。”“x……”雅菊怔了怔,才道:“是,六**姐。

丁柔扶着柳氏,感到柳氏**,“**六**姐,这可不**。”柳氏有些急了,丁柔回**后是丁****姐,怎能再搀扶姨娘?姨娘是半个主子,而**姐是丁**名正言顺的主子。

“姨娘,仔细脚下。”丁柔不肯撤手,压低声音道:“娘,听我的。”柳氏不敢动得太厉害,被丁柔搀扶着进**,丁柔瞥了一眼发愣的雅菊,是不知如何同大太太禀告吧,丁柔先让大太太心里有个印象,她对柳氏是敬**有孝心,往后再去看望柳氏,大太太便会习惯了些,万一大太太算计柳氏的话,丁柔同样不会袖手旁观,大太太不就是想看丁柔待柳氏如何?丁柔顺了她的心意,让她看个明白。

一进**就听见笑声,丁柔先看了一眼正房的陈设,比之方才所见华贵些,丁柔来不及细看,屋里的丫头道:“太太在东屋。”

终于要见道大太太了?丁柔脚步一滞,脸上挂着微笑,笑容是最能掩盖情绪的表情,丁柔换上了职场时微笑,见大老板嘛,不笑哪能**?

“你这张悄,不**了,不**了,今日才是敏儿是个猴儿”“母**,您笑我,不依了。”

声音很是熟悉,柳氏紧张的看了丁柔一眼,张张嘴:“六**

姐。”丁柔拍了怕柳氏的手,含笑示意她没事,“回太太,六**姐和柳姨娘回**了。”

方才笑颜如huā的丁敏渐渐的收敛了笑容,笼在袖口的手握紧,指尖埋进**里,丁柔,又要见面了,勤于苦学的丁敏微微扬起脑袋,她比丁柔更擅**琴棋书画,比之丁柔更擅****红针线,比之丁柔更得父**母**疼**,比之丁柔更了解今后的二十年的大事,丁敏是可俯视丁柔,永远不会像前生一样跪在丁柔面前苦苦哀求,她舍弃了对前生儿**的思念,今生她要过得比丁柔更尊贵更好,才能不辜负老天让她重生之恩。

大太身体靠近绣垫中,抬起眼睑,看向了丁柔和柳氏,**角扯出一丝真挚的笑容,丁柔是有些不太一样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