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紫千红总是春1 高h(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嗯……啊……爸爸……哦……”娇娇弱弱的呻吟,从紧闭的房门中流泻而出,推开门,房内的kingsize的大床上,一道娇美白嫩的身影仰躺在床上,不,是仰躺在一名肤色古铜的男人身上,小小的菊花里,一根紫亮的rou棒,缓缓的进进出出。

“哦……真紧……小浪女……啊……”舒爽的连连呻吟,秦奋一手抓捏著秦悦丰满的ru房,一手按住小人儿的大腿,狠狠的往上顶弄。“啊……叔叔……啊……好爽……啊……啊……”原本娇嫩放浪的呻吟,蓦然拔高几分。

“这小东西浪的,我都受不了了……”说著,一旁观戏的萧亚隐,忍不住拉起小人儿一只小手,摸上自己硬挺的肉jing,小小的手儿仿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握住热烫的男根,来回套弄著。“哦……啊……真会弄……哦……继续……”萧亚隐仰头,缓缓吐出呻吟。

“切,这就满足了?”跪立在萧亚隐对面的少年,哼了一声,握住自己同样硬挺的rou棒,缓缓吐出呻吟。戳弄著小人儿的ru尖。“小悦宝贝,把自己nǎi子捉起来好好的揉。”著迷的听从著少年的话,秦悦伸手,捧住自己的ru房,来回揉捏,时不时的用大麽指和食指,捏住硬挺的小ru尖儿,不断旋转逗弄。

少年──秦炼套弄著自己的粗大,忽然凑近小人儿的嘴,“含著!”秦炼温柔的哄著。张嘴,灵活的小舌儿在rou棒前端的小眼儿上不断打转旋磨,顺著硕大的蘑菇头的边缘来回游移,“嗯……真棒……”少年特有的沙哑的呻吟不断溢出。

“悦儿舒服了?”一直没有动作的秦狩缓缓坐上床,手里拿著一瓶上好的红酒。“现在,让爸爸好好尝尝悦儿酿出来的红酒,嗯?”邪恶的晃了晃手里的酒瓶,低下头,扒开小人儿湿润的两瓣贝肉,看著颤抖的小花核,还有不断吐出春水的xiāo穴。“这麽饥渴?嗯?还没插你,就湿了?”秦狩伸手,捞出满手的yin水,“水可真多,爸爸来好好尝尝。”说著,扒开小人儿湿润的两瓣贝肉,湿润的舌尖轻松的一挑,染上满舌的蜜汁,狠狠的戳上秦悦的xiāo穴穴口,来回的细细画圈,不断点刺挑弄。

“啊……嗯哈……”不知何时被少年放开的小人儿,放浪的呻吟,“好舒服……啊……哦……舔死了……呀……”

“这样就不行了?”秦狩好笑的摇摇头,“你下面的小嘴,可不是这样说的啊……”

“狩!”秦奋在小人儿身下微微皱眉,秦狩这麽一弄,虽然小东西的小菊花不断一夹一夹的,但自己却没办法好好的插小东西的後庭。

“奋,你知道吗,”一边的萧亚隐忽然出声,“小东西的两瓣大yin唇,里面小贝肉,红嫩嫩的,还不断自己颤抖,”说著,萧亚隐的一根手指,缓缓摸上了小人儿的xiāo穴,“下面的xiāo穴,里面又热,又紧,哦……”眯了眯眼,缓缓摸上了小人儿的xiāo穴,萧亚隐故意慢慢拔出手指,小人儿不依的哼哼著,xiāo穴儿紧紧收缩,企图包裹住男人的手指。“小东西的xiāo穴,才摸了几下,就已经水淋淋的,xiāo穴儿紧紧收缩,啧啧啧,真是个小yin娃。”

“这麽漂亮的xiāo穴,配上红酒,应该更好看。”秦狩“啵”的一声,打开酒瓶,仰头喝了一口,笑著看著秦悦,缓缓低头,薄唇贴住小人儿的花穴,一松口,红酒缓缓的被喂进了红豔豔的嫩穴。

“啊……爸爸……嗯哈……哦……好冰……啊……”小人儿忽然激烈的扭腰,想要躲避磨人的惩罚。

“唔……小浪女,再扭扭……”插干著秦悦小菊花的秦奋,被小人儿的扭动夹的舒爽无比,忍不住扶住小人儿的纤腰,缓缓的耸动健臀。“唔……哦……真紧……这麽插还不松……”

而前方,秦狩依旧缓缓的将红酒,一口接一口的喂进秦悦红豔豔的嫩穴。看著下去半瓶红酒,秦狩伸手,狠狠插进三根手指,堵住不断外溢的液体。“这麽著急著被爸爸狠狠的干?嗯?”说著,握住自己早就胀痛热烫的rou棒,顶住小小的穴口,狠狠向内一插。

“啊……”长长的媚吟一声,秦悦颤抖著腰身,脚趾头紧紧蜷缩,小腰儿猛的往上挺去。“嗯嗯……好舒服……爸爸……还要……还要……快点……啊啊啊啊!!”秦悦小身子蓦地再次紧绷,“哦嗯……爸爸……爸爸……好涨……啊……要撑破了……慢点……啊啊啊啊……嗯……”一波高过一波的酥麻,让小人儿努力的收臀缩yin,幽穴试图锁住不停大力贯穿著的凶器。“啊……”长长的媚吟一声,大声的呻吟,诉求连连。终於忍不住,再次泄了出来。

3、万紫千红总是春2高h

愣了愣,感受著小人儿的yin水一波一波的浇在gui头上,秦狩微微一笑,随即,抽出rou棒,趁著xiāo穴儿还来不及合拢,再次狠狠一插到底。

“啊……爸爸……”小人儿再次媚叫,小身子一抖一抖的。“狩,一起吧。”声音沙哑著,秦奋看著秦狩。

抓著秦悦的手,按在高挺白嫩的xiong脯上,秦狩命令著:“自己摸给我们看!”

颤抖著一双小手,秦悦掐住自己硬挺的ru尖儿,死命搓揉。

“对……大力点……嗯……捏捏奶头……喔……棒极了……”秦狩双眼赤红,猛然间加快速度,大幅度的抽插起来,小人儿瞬间瘫软,舒服的仿佛已经飞上了天。“啊……好舒服……爸爸……快点……”娇啼著扭动。

“就叫爸爸?忘了叔叔了?”身下的秦奋,猛然上挺,在小人儿的菊穴里不断肆虐,抽出rou棒,“哦……真紧……菊花也这麽会吸……紧的真欠插……哦……”

“啊……叔叔……啊啊……好棒……好猛……哦……”秦悦紧紧抓住自己的ru房,狠狠的揉捏玩弄著。

“呵……夹紧……嗯哪……小悦儿……舒服吗……”秦狩更加用力,每每将rou棒插入子宫口在轻轻旋转才抽出,狠狠的揉捏玩弄著。大手更是用力压住小人儿的左右腿根,带著刺痛的酥麻,让小人儿无处可逃,只能硬生生的承受。

“啊啊啊……啊……”秦悦在高氵朝中尖声叫著,无可抑制的抽搐著,穴内喷泄的蜜汁浇灌那依旧硬挺的rou棒,感受到了它不由自主的剧烈跳动。随著猛烈的进出,被带出的春水慢慢溅成白色的细小泡沫,沾满两人的交合处。

“嗯啊……给我……爸爸……给我……”小人儿搂住男人的颈脖,贴住健壮的xiong膛,摩挲扭动,“叔叔……叔叔……快点……啊……狠狠插悦儿……呀……”

“呵呵,小悦儿高氵朝的样子真的很美啊。”秦狩狠狠顶入,紧缩的yin囊,打在娇人儿的腿根上,啪啪作响,抽出rou棒,红成一片。“真美啊……让人想……嗯……狠狠的蹂躏你……啊……把你玩坏……”秦狩边说,边飞速挺动下身,在小人儿的水穴中穿插著,yin乱的骚水在紫红色rou棒的捣动下,四处飞溅,躁动的xiāo穴紧紧收缩,绞动著体内肆虐的硬杵。

“小yin娃,放松!”忽然,秦奋狠狠的握住秦悦的ru房,猛然一抓,“让你放松……哦……太紧了……啊……”秦奋不断的抽动著rou棒,摆动健腰,一只手下探到两人的结合处,摩挲著,“哦……小yin娃……嗯哼……小菊花都被顶进去了……啊啊……”

“你们……哦……想看小悦儿射出来吗……啊……”秦狩一边插著小人儿娇嫩的水穴儿,一边看著其他三个男人。

得到其他三人肯定的答复,秦狩忽然加快速度,“让你放松……哦……太紧了……啊……”秦奋不断的抽动著rou棒,每次都直接插进xiāo穴儿底部,狠狠的捣弄,抽出rou棒,而秦奋也配合著不断进出。

“啊啊……爸爸……轻点,你……嗯哈……要插裂悦儿了……好棒……啊……”弓起细腰,死死抵住男人的rou棒,内部的嫩肉痉挛得无法控制的死死搅住他不肯放开,“唔嗯……叔叔……啊……叔叔……嗯……啊啊……好舒服……叔叔……受不了了……”

“啊啊!”男人一阵低吼,劲臀收缩,狠命的捣弄著,“噗滋噗滋”的粘腻声响,“啪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劲臀收缩,让整个房间里,不断升腾起yin靡放浪的味道。

“啊啊啊……要,要尿了……啊……饶,饶了悦儿……”小人儿不断哭泣出声,挣扎著扭动。

“嗯嗯……-啊嗯……啊哈……”秦悦几近痉挛的扭动著,本在揉动ru尖儿的葱指,也失控的狠狠掐住小小的红果儿,“啊嗯……唔……啊嗯……丢了,饶了悦儿……”小人儿不断哭泣出声,要丢了……啊啊啊啊……”小人儿激越的吟叫著。秦狩猛然拔出rou棒,狠狠的弹弄著小小的花核:“射出来!悦儿!”秦悦被弹弄的一阵酥麻,抽出rou棒,幽穴剧烈的抽搐伴随著大量的yin汁喷薄而出,混著被秦狩哺喂进xiāo穴儿的红酒,不断的喷射著。

“真美!”一旁,萧亚隐赞叹的看著小小的穴儿不断抽搐张合,幽穴剧烈的抽搐伴随著大量的yin汁喷薄而出,每一次合拢,都喷出一道细小的粉红色的水流。

“狩,真想尝尝,小人儿混著红酒的味道……”抬头,看著秦狩,萧亚隐嘴角挑起一个邪恶的弧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