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终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别急。照顾你妈妈。”空姐关门的时候,还特意的嘱咐嘱咐我。

“好好好。谢谢啊!”我心想,是别着急,这再快也要十几分钟呀。你快走吧。我们的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的妈呀!快来的!弟弟。我的好宝贝。”欧shubaoinfo处长飞快的退下了自己的裤子,把她白白亮亮的肥腚朝着我高高的撅起来。嘴里还尽力压低声音嚷嚷着。

“啊。好好。姐姐。我来。我来。”我尽快的拉开自己裤子前开门的拉练,粗暴的拽出已经应挺挺的东东,对准欧shubaoinfo处长的东东插了进去。

“哦呀呀!噢噢呀!”

“我的好姐姐,小声一点呀。外面有人等着上卫生间呀。别让人听着里面的声音不对呀。”我一边使劲的往欧shubaoinfo处长的东东里面使劲的插拔着,一边紧紧张张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噢噢噢。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哦呀呀。”欧shubaoinfo处长发出的呻吟,本来是做爱叫床的声音,她为了不让外面的人听出破绽,把做爱叫床的声音调整成呕吐的声音了。只要能宣泄做爱极度快活的激情,怎么欢叫都可以。

“啊啊啊。哟哟哟。”我为了加快速度,也为了给欧shubaoinfo处长大强度的刺激,我也在猛烈插把的同时,发出只能抑制不可控制的声音。

“哎呀!姐姐宝贝。好、好吗?”

“好好好好。真好!弟弟。使劲!再、再使劲。呃呀呀。呃呃呃呃呃!我的天呀!我的天呀!”呕吐严重的人,也可能喊出“我的天”这样的话。

“要吗?姐姐?要吗?”我觉得我该射了。时间太长容易出纰漏。

“再、再干、干一会儿吧。宝贝。我的好抱被!哎呀!呃呃呃。哇哇哇!噢噢噢噢噢!”欧shubaoinfo处长又把叫床装成呕吐的声音。

“啊啊啊啊!嚯嚯嚯。”我极力压低声音猛插欧shubaoinfo处长。

“妈呀!我的妈呀!啊呀呀!啊啊啊呀呀!噢噢噢噢!”欧shubaoinfo处长又是一阵几乎可以说是嚎叫。

“宝、宝贝,要吗?要吧。好吗?要、要、要吧。”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更没有等到欧shubaoinfo处长回答,我体内岩浆般的液体,就咕咚咕咚的朝她的体内灌输了。

“噢噢噢噢呀呀呀。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哟哟哟呀呀呀!我的天呀!天呀!天天呀!”欧shubaoinfo处长伴着我东东在她东东里的蹦跳,叫声不可遏止的急骤起来。

“先生,先生。你妈*呕吐需要我们帮助吗?”空姐在卫生间门外说。

“啊啊。不、不用。马上、马上就好了。”我说着,从欧shubaoinfo处长的东东里把我的东东抽出来,扯了几张飞机上备好的高级卫生纸,在欧shubaoinfo处长的东东处潦草的擦了几下,又像用抹布擦黄瓜似的慌乱的擦了几下自己的东东,然后我们两个同时提起、系上、整理好衣裤。欧shubaoinfo处长又对着卫生间里的镜子整理整理头发。因为她在我短促的冲击中,一直弯着腰,由于空间狭小,她的头不停地在卫生间的墙壁上磨蹭着。发丝都蹭乱乱的。

“走吧。”我说。

“走吧。”欧shubaoinfo处长说。

“你还得像刚刚吐过,被折磨过的样子呀。”我提醒欧shubaoinfo处长。

“啊。对。对对。”已经舒服精神的欧shubaoinfo处长,又装作痛苦的表情弯腰皱起眉来。

“怎么样啦?好一些吗?”我搀着欧shubaoinfo处长,刚刚打开卫生间的门,一位非常漂亮的空姐就十分关切的问。

“啊啊。吐一吐好多了。谢谢!谢谢!”欧shubaoinfo处长没有吱声。她像已经被呕吐折磨的十分难受不想说话的样子,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在客舱的通道上走过,人们都不自禁的看着我和欧shubaoinfo处长。都看得出她是因为晕机去卫生间呕吐,而我是陪着她去卫生间照顾她的。至于我和欧shubaoinfo处长在极其狭小的卫生间里激烈的做爱,是任何人都不会想得到的。

“哎呀!这东西真怪,刚才那么难受,你那东东使劲的插一插就舒服了。啊啊。浑身真爽。”欧shubaoinfo处长的饱满臀部刚刚落座,就嘻嘻的笑着对我说。

“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亚当夏娃造人,就是这么设计的。让男人长一根棍,让女人长一个洞,不仅男人的棍放在女人的洞里严丝合缝,而且还要让男女双方快活舒服。男女性爱的神奇,就神奇在这方面。”

“嗯。真好。你真棒!时间长短都能让女人过瘾。你是真正的男人。肯定女人都会喜欢迷恋你。告诉你,以后不能不理我呀?”欧shubaoinfo处长撒着娇趴伏在我的怀里。我也歪倒在她的身上。不知不觉,我们两个都睡着了。

“各位旅客,飞机马上就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了。现在的地面温度是26度……”空姐甜美的声音,把我和欧shubaoinfo处长惊醒。

“宝贝。到了。清醒清醒吧。”我自己做直了身子,又把欧shubaoinfo处长的身子扶正,帮她把凌乱的头发整理整理,飞机已经朝着跑道滑去。

“姐姐。我给你说个成语谜语你猜吧。”

“什么谜面?”

“飞机上做爱——打一四字成语。”

“嗯……不知道。”

“再猜猜。”

“飞机上做爱……臭美钻天?不对不对。什么呀?”

“我猜不着。你告诉我。告诉我。”欧shubaoinfo处长的头往我的怀里扎了扎。

“一日千里。呵呵呵。”

“什么?什么?一日千里?怎么是一日千里呢?”

“这还不懂?你是哪里人?”

“东北人呀。”

“东北人更应该懂呀。小时候听过东北人骂人吗?就说电影电视剧里吧,经常有中国人马小日本鬼子:‘日本鬼子,我日你奶奶的!’‘我日你祖宗的,小日本儿!’这个‘日’字,就是东北土话做爱的意思。你的明白?”我用手指头刮了一下欧shubaoinfo处长的鼻子头。

“呵呵呵呵。明白了。那还真是一日千里呀。这是你编的?”欧shubaoinfo处长兴奋又好奇的问。

“这么高水平的民间创作,我可不行。我这是倒来的。”

“哈哈哈。越琢磨越有意思。嘿嘿。好玩儿。”欧shubaoinfo处长笑的非常灿烂。

“咱们两个不就是‘一日千里’吗?‘日’了一次,稍一打盹,飞机就在北京降落了。”

“嘿嘿。真是的。哎,舟舟,说话算数吗?”欧shubaoinfo处长往飞机下面走着问我。

“啊?啊啊。你说今晚是吗?”我略一迟疑,才想起来我和欧shubaoinfo处长相约回北京的第一个夜晚要共度良宵的。

“怎么?你有变化吗?”欧shubaoinfo处长看我迟疑,很敏感的立即问我。

“啊啊。没有。没有变化。只要你没变化就好。”

“我当然不会变化呀?逮着你这么个帅哥,不痛快的晕天晕地哪肯罢休?呵呵呵。”欧shubaoinfo处长笑得很开心。

↑返回顶部↑

目录